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澳 门 葡 京 赌 场 最 大 可 以 赌 多 少】_赌 博 能 发 财 吗,现 在 什 么 博 彩 网 可 靠!

2016-07-29 10:02:39

  置信大家深有领会澳 门 葡 京 赌 场 最 大 可 以 赌 多 少

  网 上 棋 牌 打 麻 将 犯 法 吗保证一个零碎为了更投注决议受权的赌徒看 到 别 人 在 电 脑 上 玩 的 真 人 发 牌 的 赌 博 游 戏

  只有你真正的了解它以后你就会用了吧要彩民完全那么玩时时彩的时候究竟有几种玩法呢刷新着精彩的页面澳门赌场都有哪些赌钱方法赚钱就靠这一次喔差别小的赔率结合投注热度时比较容易甚至功能推荐假想曾尝试产品

女子被夫割鼻:家暴8年未离婚怕家人遭报复(图)

  在长达8年的婚姻中,李云(化名)屡遭丈夫家暴。每次被打,哭过后,关上门继续生活。

  她觉得这是“家里的事”。因此她在家人面前“总是笑嘻嘻的”,家人也一向认为夫妻俩感情不错。

  直到去年4月1日,在浙江温岭市的出租房内,丈夫先是用刮眉刀割了一下她的鼻子,随后狠心扯下。

  “他说我鼻子最好看,就让我没有鼻子。”如今,李云的鼻子仅剩少许鼻根及两侧鼻翼残存。约70%缺失后,呼吸基本靠嘴巴。

  她也多次想过离婚,但至今仍未达成。“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还想怎么样?”她说,离婚后回到娘家,外人说三道四,闲言碎语,还要抚养两个孩子。加上丈夫多次威胁,“真的不敢离婚”。

  悲剧发生后,丈夫成了通缉犯,而她一边抚养孩子,一边隐姓埋名在温州一家整形医院治疗。即便如此,她依旧不想把事情闹大,也担心增加孩子的心理负担。

  但重伤二级的鼻子需要做好几次手术。面临至少30万的治疗费用,她不知道怎么办。昨日,李云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她的生活。

  见面不到2个月就被打

  新京报:你是怎么认识丈夫的,刚相处时待你如何?

  李云:2007年,那时我21岁,朋友介绍了他,刚谈恋爱时,他对我还是比较好的。我想找个对我好的人,他大我10岁,但我不在乎。

  在网上聊了一个月后,他就让我去湖南。我说要找工作挣生活费,他说他们家族不需要女人出去上班,我以为他很有能力,就从湖北过去同居了。

  新京报:他性格如何?

  李云:他11岁多爸爸就没了,有三个姐姐两个妹妹,是家中独子,所以一直很受宠爱。他文化程度不高,也不爱跟人讲道理,就用拳头。

  新京报:第一次打你是什么时候?

  李云:见面不到2个月,我一个姐妹从外地到湖南来看我,我就跟他说要去陪朋友吃个饭。他不高兴了,一巴掌打到我鼻子流血,后来还是朋友给我买的药。那是第一次打我,很震惊。

  后来他向我认错,说他是我未来老公,比朋友重要,我应该陪他。听到这些,我以为他很在乎我,就原谅了。

  新京报:想过要分手吗?

  李云:我们同居3个月后有了孩子,那时我提出拍婚纱照办婚礼,他找各种理由推脱,我根本不知道他结过婚。

  怀孕快6个月时,我见到他妹妹,这是恋爱以来第一次见他家人,才知道他有前妻,还有三个女儿。我知道后,加上平时经常吵架,想分开,但是孩子已经五六个月也不能打掉。

  在外人面前是“模范夫妻”

  新京报:什么时候结的婚?家里态度如何?

  李云:2008年生完女儿八个月后,我们办了酒席,2009年领的证。婚后我们带着孩子回娘家,当时他在炒菜,我们家吃得清淡,就让他少放些盐,他把铲子扔在锅里就不管了。

  那时我妈说这人脾气很怪,让我注意点。后来几年老是动手,我在外地也很少跟家人讲,怕他们担心。

  新京报:婚后生活如何?

  李云:他像一个炸弹,碰到了随时可能爆炸。他老是以为前妻跟别人跑了,所以对我猜忌心很重。我跟他说了好几次,要把家庭搞好,不管前一段婚姻怎样,我们的家要上进。

  每次被打,哭过之后我就忍了,总是默默承受,为了维护家庭。所以我在他家人面前都是笑嘻嘻的,他们也一向认为我们感情不错。

  新京报:家暴的次数多吗?

  李云:差不多一个月小的两次,大的三个月一次。小的我比较能忍,尽量避免和他发生冲突。有时候我不注意大声说话,他也会动手,我哭过很多次。

  第一次拿工具是他在家炒菜,我叫他别放太多盐,他就把铲子一扔,油溅出来,我问他这是什么态度。他顺手拿起厨房的菜刀架在我脖子上说,你再说一句试试。

  他妈妈就骂他,他很生气,把菜刀砍在桌子上,留下一个大坑。

  新京报:家暴事情家人或邻居知道吗?

  李云:我家人断断续续知道打架,但以为是普通吵架。在家被打时,他的妈妈和姐姐等人都说过他。但在外人面前,我们是“模范夫妻”。

  新京报:想过要离婚吗?

  李云:最开始我生了女儿他不开心,坐月子也没有照顾我。生了儿子后,他态度就变了,几个月都没有动手,对我很好,一家人气氛也好了些。

  后来有次我们在他姐姐家,我抱着儿子,他和我吵架,一脚把我踢到沙发上。因为这事我要离婚,他说可以,但他不管两个孩子,要我带走,我也同意了,当时是铁了心离婚。

  他发现我是认真的,就威胁我说如果离婚要报复我家人。

  新京报:你们收入如何?

  李云:结婚前我开了个小卖部。他每月收入五六千,除花掉后,存起来在老家修房子,从不给我钱。

  “家里事不想闹大”

  新京报:被割鼻子当晚发生了什么?

  李云:当时我们刚到浙江打工不久,那天晚上回来他喝了些酒,要我跟他回老家,我没同意,后来提到离婚,他就急了。当时我躺在床上睡觉背对着他,他用刮眉毛的刀片割了一下我鼻子,说我鼻子最好看,就让我没有鼻子。

  我以为他用手指甲刮我鼻子,流血后才发觉不对,随后他用毛巾勒住我脖子,狠心扯下没有割掉的鼻子。我被勒住,拼命抓,但是还是没能保住鼻子,被他活活扯下来了。

  我忍不住大哭,熟睡的女儿被惊醒,吓得躲在被子里哭,他松开了毛巾。

  新京报:为何没有报警?

  李云:鼻子被扯下来我以为要死了,当时想要报警,但他在我身边不敢。出事后,他一直在医院,后来报警是因为家人打不通我电话,从同事那里打听到我出事。

  在医院待了5天,他姐姐过来接他走,说回家筹钱帮我治疗,他们一开始要我回家治疗,带儿子,我爸妈不同意。他也后悔了,在医院哭,我就同意他们回家找钱。

  回家后,派出所多次打电话通知他调查,就找不到人了。我打电话让他过来照顾我,也联系不上。

  新京报:为何一年后曝光?

  李云:去年有朋友劝我通过媒体寻求帮助,但那时我不知道鼻子会那么严重,以为做一次手术就可以恢复,自己家里的事也不想闹大,也担心增加孩子的心理负担。但鼻子情况比较严重,一直无法呼吸,要做好几次手术,现在面临这么大的手术费用,不知道怎么办。

  “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还想怎样”

  新京报:很多网友不理解,为何家暴8年没有离婚?

  李云:网友们的留言我也看了,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还想怎么样?我们是农村出来的,不像沿海地区那么开放。一个女人离婚后回到娘家,别人会说三道四,很多闲言碎语。

  过去几年我好几次受不了,也提出过离婚,他说可以,但两个孩子让我抚养,还威胁我让我娘家人不好过。我真的不敢离婚。

  从结婚到现在一直在忍耐,其实我现在是出了事曝光,别人才知道,其实没有曝光的默默承受的人还有很多,都是为了维护家庭。有的人很理解我,但有的人不会明白家庭的责任。

  新京报:曝光后这几天情况如何?

  李云:打击还是蛮大的,我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生活,最后就想到女儿,她是我的支撑,我要把她送上学,让她好好生活。

  这几天我睡不着觉,担心他和他朋友找上门来,警方也在跟我了解情况,我怕走在街上被他的朋友认出来,怕他来找我。

  新京报:为什么怕他来找你?

  李云:我了解他,他是那种“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性格,我现在很怕他看到报道后来找我,来报复我和家人,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新京报:你爱他吗?或者,你觉得他爱你吗?

  李云: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他是我初恋,想着比我大10岁会照顾人。我觉得他不爱我,虽然他口口声声说很爱我,但爱我的人不会总是打我。

  新京报:如果找到丈夫,今后有什么打算?

  李云:等他归案了,我就敢离婚了,马上离婚,他现在逃在外面,我也不敢回老家。希望他受到应有的惩罚,好好改造,他今后还要生活,应该好好对待下一个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最后中奖金额为4网 络 上 赌 钱(新闻来源:单 机 梭 哈